<button id="ttau5"><object id="ttau5"><cite id="ttau5"></cite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1.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  <dd id="ttau5"></dd>
      【歡迎關注佳人官方微信】佳人官方微信出爐啦,點這里掃一掃,即可第一時間免費獲取文章更新~
      只為認真做自己

      生女孩怎么了?你家有皇位要繼承?

      從“重男輕女”家庭成長起來是一種什么樣的血淚體驗?免費關注微信公眾號 jiarenorg ,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,還有機會和主編小陌一對一私聊喔,咱們微信里見!

      20170303013556

      現代社會,重男輕女的思想依然存在,包括去年年末,羅爾高喊的那句經典的:“房子是要留給我兒子的!”以及用腳踩踏殘殺出生僅4天的孫女的南通奶奶。真不知道這些人怎么想的:生女孩怎么了?你家有皇位要繼承?

      這個知乎上關于:從“重男輕女”家庭成長起來是一種什么樣的血淚體驗?的回答,獲得了1萬多的點贊。

      01

      爸媽當初離婚是為了生我弟弟,離婚可以取節孕環。

      不過,是“假離婚”。

      那年,我16歲,我姐姐18歲。

      后來,姐姐師范畢業,外出打工。

      我沒有按他們的意愿選擇家里附近的大學,他們不允許。我絕食一周,最終,爭取到自己的選擇權。所做的這一切,只是為了遠離他們。

      前年,我爸出軌,被我媽捉奸在床。終于“真離婚”了。

      她打電話來哭訴,然后我跟我姐連夜開車回家,把我媽接來廣州。讓她在我公司工作,一個月5~6千。

      我是湖南永州人,大學畢業后就結了婚。老公有兩個姐姐,他的爸爸媽媽都是公務員。

      當初,他對我好,我就認定了他,并未考慮其他家庭方面的氛圍。

      很快懷孕。

      我生了女兒,手術室推出來后,馬上男方家說要生二胎。

      其實,懷孕時已明顯感覺到他家的重男輕女。公婆說,反正我和老公都非公務員,第一胎是女孩,可以再生胎男孩。

      所以我那時故意堅持了“開刀生”。因為有刀口,三年之內不建議懷二胎。

      后來月子中的種種,使我對婆家的“重男輕女”與“生育綁架”愈發厭惡起來。

      我開始通過每天拼命工作逃離男方家庭。

      拼命努力是因為,我想讓自己可以獨立生存,不依靠任何人。后來,努力有了回報,開了家略有盈余的公司。

      02

      公公婆婆經常會問二胎。

      去年過年又被逼問,我春節直接做了“離婚分割方案”發給公婆看,告訴老公簽字,他們才算是消停一下。

      但是,公公每每聽到我拒絕“二胎”后,破口就罵:“生兒育女本來就是女人的天職!!!”

      好在他前年腦血栓,走路開始不利落,還做了心臟搭橋手術,打人也打不動了。

      一開始,我的婚姻就是自己規劃過的:

      1、結婚脫離原生家庭

      2、生孩子選擇開刀

      3、利用3年時間讓自己有底氣對老公家的二胎想法說“不”。

      4、等到公公開始衰老時,擺明立場。

      公司趨于穩定時,我開始跟我姐張羅,給我媽在廣州買房。因為想給她養老,怕以后我們萬一不好,她有地方去。

      我給我媽發的工資剛好夠她月供,她也沒有其他的理財方式,就這樣慢慢供著。我們還好時,就幫她還清;不好就賣掉,這些錢也夠她老年的基礎開支了。

      其實心里有盤算過:萬一弟弟以后要留學,也可以賣了給他讀書不是?

      我跟我姐說,我出25萬,你出8萬,老媽那里有10萬(在我這里工作兩年存的)。我姐二話沒說,才離婚,把所有錢給了媽交首付。

      昨天歡天喜地去交首期款,路上我媽說:“以后我的房子給你弟弟結婚。”

      我說:“我們是買來給你養老的。”

      我媽說:“那你弟弟你不管了?”

      我說:“第一,他有他爸;第二,我們沒有義務管;第三,你很清楚是我們姐妹給你籌錢買的房子,憑什么給他?”

      我媽說:“那我死了呢?”

      我說:“死了也是我們的。就是分,也是按比例分。”

      她說:“那是我的房子,我樂意給誰給誰。”

      我說:“那好,不買了。”

      馬上掉頭回家。已經開車1.2小時了。

      一路她跟我鬧,說一定要買,讓我借錢給她,說我不孝,說她賣血賣腎都會還我錢。

      我說:“不買!女兒就是理所當然被你壓榨,用來墊你兒子的是吧?”

      她說:“農村重男輕女本來就是這樣的。”

      我說:“好。你重你的,跟我沒有關系。”

      她開始撒潑,說她要回去老家,不想和我們呆在這兒了。

      回來的路上,我打電話給律師,詢問怎么做財產分割合同。我媽開始跟我算,我哪個月欠了她多少工資。

      聽她算著,我當時心在滴血。

      我從想過,自己如此掏心掏肺對她。在她心里,居然會是這樣定義我和姐姐的。

      終于崩潰。

      我一邊焦急地等著紅綠燈,一邊絕望地咆哮:“你既然是重男輕女的,當初為什么要生我!!!”

      她估計被震到了,我平時說話溫文爾雅,更別說發這么大脾氣。

      我繼續失控地沖她吼:“你難道看不到你兩個女兒有多辛苦嗎!!!我們沒有一天清閑日子,不停工作!!!我們于你的意義只是削骨抽筋,供你兒子!!!既然如此,你當初為什么不讓我們死?!!硬要讓我們活著,就是為了被你這樣理所當然作踐的嗎!!!”

      我媽嚇傻,大哭,死拽著我的手。

      我一直在歇斯底里地尖叫,以至于聲音都沙啞了。

      最后,我還是去交了首付,陪她辦了手續。

      但說實話,心是碎的。

      從來沒有這么真實深刻的發現,我跟姐姐是沒有家的。

      原來,我們存在的意義,在他們眼里,只是“供養我未成年的弟弟”。

      他們何嘗問過我們,我們是不是愿意?

      03

      我曾經那么奢望,自己可以努力,努力證明自己不比任何男人差:

      考重點大學,而后開公司,自己買房買車談項目,對我媽千依百順,讓她有了穩定的工作,安排她養老、安排她的未來生活,用盡全力去捂熱一顆冰冷的心。

      盡管如此,我在他們心中仍舊沒辦法和那個小毛孩的比肩,僅僅因為,我是女孩。

      事到如今,看清了悲慘的真相,已經放棄了我的原生家庭,放棄了我所有的親人。只準備著跟姐姐移民。

      我們就是孤兒,一無所有,攜手同行,有親不能認,孤魂野鬼。

      因為童年記憶太痛苦,所以我不會要求我的孩子什么,僅僅是她健康快樂就好。

      我已經給她準備好到成年的生活費用,然后早點送她出國留學,讓她可以無憂無慮地成長。

      據說,我媽懷我時,又找人算,又對清宮表。都說我是男孩(幸好那時候沒有普及B超,不然肯定沒有我了吧?)。

      甚至,生我到一半時,他們說“天門高”,都以為是男孩。結果一看:女孩。準備送人。

      奶奶不肯,堅持留下我。

      大概6歲左右,我自己削鉛筆,不小心削到食指,掉了一小塊肉,出很多血,很痛,但不敢跟爸媽說。

      因為說了,只會挨一頓罵。

      最后,自己偷偷哭完,用紙和透明膠包扎起來。

      他們跟我很少說話,基本都是命令和責備,還有就是要我們兩個女兒“爭氣、聽話”。幾乎全是這個內容。

      小時候對爸媽的記憶,除了拘謹、恐懼,就是委屈、抗拒。

      04

      “買房事件”,現在回想起來就是噩夢。自己都不相信是真的。

      仿佛一夜之間,我所有幻想、所以對于母親和溫暖的家的希冀都成了泡影。

      但也很輕松,因為絕望到放下了所有期待,再也不用記掛媽媽和弟弟了。

      其實,我原本對弟弟是有打算的。

      我曾經私底下跟姐姐說過:我們已經沒有爸爸,只有媽媽弟弟了。加上我們都只能生一個孩子,弟弟其實跟我們的孩子沒有區別。以后他大了,我們得供他讀書。

      可我接受不了媽媽“理所當然”的態度。

      讓我愛這個家、為這個家付出的前提,是他們也愛我,不是嗎?

      我媽一直在怪我“準備送她回去”。因為她一旦沒了這里的工作,根本供不起這個房。

      我姐說,她本就不幻想媽媽可以一碗水端平。

      單單看這句話,就覺得很悲哀。

      其實,出來這么多年,童年的那些悲慘遭遇,我差不多已經忘記了。

      我一直試圖自我催眠,試圖選擇相信“我媽是愛我的”,在媽媽最無助時接納她。

      那天,她自認為理所當然地跟我哭鬧3個小時后,我就意識到我是傻逼。那種心一點一點碎的感覺,深得讓我絕望。

      05

      其實我真正怕生二胎的原因是:

      二胎若是男孩,外人對我女兒說,你看,你爸媽還是給你生了弟弟了吧?

      潛臺詞是,你是女孩,怎么可能只生你一個?

      我沒有辦法保證屏蔽我女兒聽不到這些、而她不會在意。

      畢竟,她現在就要面對三姑六婆七姑八大姨的逼問:“你媽媽什么時候給你生個弟弟啊?”

      她現在應該不懂是什么意思吧?

      最殘忍的是,若她懂,她越是自尊自強的人,會越介意。

      因為我就是這樣長大的。

      權衡之下,我更希望她可以很勇敢的告訴任何人:“我爸爸媽媽不會重男輕女啊!你看看,他們不是只有我嗎?”

      這種血緣家庭帶給她的驕傲和底氣,會根植于她的腦海一輩子。

      女兒現在很快樂,話多,而且自己覺得自己萌上天,隨便哪個人讓她不開心,都可以“哼”一個來對抗。

      爺爺奶奶很寵她,因為是唯一的孫輩。姑媽很寵她,我跟老公更不用說了。

      看著她笑啊鬧啊,我覺得好欣慰。

      到目前為止,她很自信自己是百分百被愛的。而且,沒有比對。

      假期的時候,她像個小麻雀,嘰嘰喳喳講個不停:學校的事,學她爺爺拐杖走路的樣子,學她姑媽打麻將的樣子,那么肆意而快樂。

      我不確定若我給她生個弟弟,她是不是還能被這樣對待?

      起碼她的爺爺奶奶會告訴她:家里的財產,爺爺奶奶、爸爸媽媽的房子,都是弟弟的。因為她是女孩。

      她應該會問我為什么吧?

      然后我回答,因為她是女孩,成人后會嫁給別家的男孩,然后就不是我們家的人了?

      這該有多惡心!多殘忍!

      就這樣很好。

      我護她到成年,給她好的教育,看她在外面拼搏。或許會遇到愛的人,組成家庭,周末回來看看我們。

      或者她也會問:媽媽,是不是爺爺奶奶想讓你生弟弟?

      我會告訴她:爺爺奶奶開始想生弟弟是覺得,男孩子比較調皮、比較好玩,結果哪里知道,你比男孩子還要調皮、好玩,所以就不想生了啊。

      我會跟她回憶她小時候好笑的糗事,例如在洗澡時拉便便,回憶那些無處不在的溫馨和寵愛。

      我會讓她堅信,自己從來都是被呵護長大的。

      讓這些操蛋屁事在這一代完結吧。

      06

      弟弟放假時也會過來。

      他話沒有那么多。我爸來電話問他“什么時候回家”時,他會哭。而且會有草木皆兵的慌張感。

      因為他知道爸媽離婚了,而我媽讓他幫忙監管匯報爸爸在做什么,有意無意地讓他感覺到爸媽之間的矛盾和恨,當然,更多是我媽的怨:

      當初沒有兒子你不好好過日子,現在我給你生了兒子,你為何還這樣對我?

      其實我媽從來不知道,男人若愛她,根本就不會在意孩子的性別。

      這個年代,誰都知道孩子性別怎么決定,不是嗎?

      而且,她不是也是女人嗎?

      男人若愛你,怎么會否定你的性別?認為你天生低他一等?

      日本的太子妃沒有生兒子,太子被逼退位,全國叫著太子離婚,太子都可以不顧一切的反復肯定妻子的價值和地位。

      他家的基因是鍍了金還是鑲了鉆?這么值得傳承?還硬是要Y精子來傳承?還高貴過皇室?

      我可憐我弟,因為我小時候,也和他目前的狀態一樣,甚至更嚴重,幾乎不跟爸媽說話,看到他們就緊張。

      但我真的沒有辦法喜歡起弟弟來。

      看到他,就會涌起滿腔被遺棄、被看輕的憤怒……

      07

      再說說我女兒吧。

      女兒絕對是我見過最喜歡笑的人,一點點小事可以笑超過一個小時……口頭禪是本寶寶!!本寶寶最可愛,本寶寶最聰明,本寶寶最喜歡誰……

      女兒是我的陽光,我會好好培養她成人,絕對不允許任何重男輕女的人去傷害和影響她。

      這些東西本來就不應該存在。

      她應該有她的人生,可悲可喜,可怒可嗲。那是她的應該有的世界,公平寬容的世界。

      至于我爸媽,晾著吧!

      他們已經用盡了道德綁架,用盡了親友壓力,我不以為然。

      后來,我媽跟我爸又在一起了,裝模作樣讓我一個表姐來問我過年回去不回去,問我對他們復婚的意見。

      我淡淡回了一句:“那是她的私事,于我無關。老家不會再回,在考托福,準備移民手續。”

       

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 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  插入圖片
      ▲回頂部
      学生会咪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