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utton id="ttau5"><object id="ttau5"><cite id="ttau5"></cite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1.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  <dd id="ttau5"></dd>
      【歡迎關注佳人官方微信】佳人官方微信出爐啦,點這里掃一掃,即可第一時間免費獲取文章更新~
      只為認真做自己

      辱母殺人案:我們這個社會,不應總是對壞人太好,對好人太壞

      如果保護不了母親,誰來保護國家?免費關注微信公眾號 jiarenorg ,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,還有機會和主編小陌一對一私聊喔,咱們微信里見!

      0

      文/慧超

      01

      如果我們還算一個文明古國的話,那么,孝順和保護母親,顯然應該是社會提倡、人民傳承的一樁美德。

      所以,這能夠解釋,為什么《南方周末》一篇《刺死辱母者》的新聞報道一天之內被刷屏,引發民眾滔滔怒意——它激起的不僅僅是每一個孩子對母親所遭侮辱苦難的憤怒,還有一則沉重而嚴肅的拷問:極端侮辱面前,當公力救濟不足,我們應該拿什么維護自己的尊嚴?

      網易新聞創紀錄跟帖193萬,還在攀升

      面對這則拷問,案件當事人于歡的選擇是:拿起刀,和11名侮辱自己母親的催債人拼命。

      在他拿起刀之前,他和他的母親蘇銀霞所遭受的,用《南方周末》報道的描述詞匯是:“極端手段侮辱”。

      案發于去年4月,原委十分簡單:女企業家蘇銀霞因企業資金周轉不開,不得已,向吳學占先后借款135萬元,并約定月利息10%。如此高的利息,顯然已超法律規定的利息上限,是典型的高利貸。

      蘇銀霞在支付本息184萬和一套價值70萬的房產后,仍無法還清欠款。這時,放高利貸的吳學占找來了一幫“暴力催債人”,這幫人催債所用的手段,恐怕放在我們的電影里,都會被剪掉:

      案發前一天,在蘇銀霞已經抵押的房子里,“吳學占讓手下拉屎,并將蘇銀霞按進馬桶里,要求還錢。”

      面對如此的暴行,蘇銀霞和她的兒子第一時間想到的,還是法律和警察:蘇銀霞前后四次撥打110和市長熱線,但這個可憐的女人并沒有得到的應有的庇護,“民警過來了解完情況,準備離開時,蘇銀霞試圖跟著警察一起離開,被吳學占攔住”。

      《刺死辱母者》報道中,這句冷靜客觀的描述里,我想任何一個讀者,都能夠讀出面對警察離去時,蘇銀霞,這個孱弱女人的絕望!

      甚至,我們也能感受到,在警察了解完情況就離開后,吳學占和他的手下們所坦露出來的狂妄:你打電話吧,你報警吧,隨你便,警察來了,可又能把我們怎么樣呢?

      第二天,虐待和侮辱升級。

      蘇銀霞和兒子于歡被限制在公司財務室,不允許出門——這顯然已經在事實上形成了“非法拘禁”。然后,是無止境的、令人無法忍受的侮辱:

      杜志浩臟話辱罵蘇銀霞,“什么話難聽他罵什么,沒有錢你去賣,一次一百,我給你八十。學著喚狗的樣子喊小孩,讓孩子喊他爹”;

      杜志浩脫下兒子于歡的鞋子,捂在母親蘇銀霞的嘴上,還故意將煙灰彈在蘇銀霞的胸部;

      兒子于歡不忍母親受辱,試圖反抗,被杜志浩掌摑;

      然后,“杜志浩脫下褲子,一只腳踩在沙發上,用極端手段污辱蘇銀霞”。

      到底是什么樣的“極端手段侮辱”?這篇報道很克制地,并沒有進行詳細闡述,你可以想象那到底是一種什么樣的極端手段侮辱。

      網絡上,目前對于南周這篇報道中所描寫的這一細節有所爭議,有“知情人士”表示,所謂的極端手段是指“杜志浩當著蘇銀霞兒子于歡的面,用生殖器在蘇銀霞臉上蹭,往其嘴里塞”——如果這一細節屬實的,這恐怕已經屬于強奸了!

      不過,我在法院一審的判決書上,并沒有看到如上細節。但在于歡和多名當事人(包括催債者)的供述中,都可以明確看到:的確有侮辱,的確有動手毆打,杜志浩也的確脫了褲子,對著蘇銀霞,這一過程當著兒子于歡的面——這已經是確鑿無疑的猥褻婦女了!

      無論如何,一名男人脫下褲子,露出生殖器,對著自己的母親,你可以想象兒子于歡所承受的屈辱和怒氣。

      這時,警察來了,然而,蘇銀霞和兒子依然沒有得到應有的庇護——警察前后只待了4分鐘,說了一句:“要賬可以,但是不能動手打人”,就準備離開。

      蘇銀霞廠子的一名員工眼看警察要走,“試圖攔住警車”,她對記者表示:“警察這時候走了,他娘倆只有死路一條。我站在車前說,他娘倆要死了咋辦,你們要走就把我軋死”。

      當然,警方的說法是,他們當時離開案發的屋子,只是為了進一步了解情況。總之,事實就是:案發時,并沒有一名警察在案發屋子里。

      顯然,警察的離開,熄滅了兒子于歡心中的最后一點獲救希望——畢竟,就在昨天,就在暴徒們將母親按倒在拉滿屎的馬桶的情況下,警察也是了解情況就離開了。

      我想說的是,無論案發那天,警察是否真的撂下一句話就離開——至少,于歡所看到的,的確是警察推門進來了,然而,庇護并沒有隨之降臨,他們又全部離開了,至少是全部離開那間拘禁他和母親的“囚籠”了。

      “絕境”中的于歡選擇了反抗,顯然,他想趁著警察尚未離開時,帶著母親逃離這人間地獄。所以,看到警察離開,于歡站起來往外沖,立刻被看守者攔截,混亂中,于歡摸到了屋子里的一把水果刀,一刀刀地刺了出去。

      最終,造成杜志浩一人死亡,兩人重傷的結果。

      法院給出的一審判決是:“于歡不能正確處理沖突,持尖刀捅刺多人,構成故意傷害罪”,判處無期徒刑。

      于歡的辯護律師提出,于歡持刀捅刺,應屬于正當防衛范圍。對此,法院不予認定,他們給出的解釋是:雖然當時于歡人身自由受到限制,也遭到對方侮辱和辱罵,但對方未有人使用工具,在派出所已經出警的情況下,被告人于歡及其母親的生命健康權被侵犯的危險性較小,“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”。

      02

      可是,什么又叫“正確處理沖突”呢?

      是沒還錢嗎?他們借了135萬,卻已經還了184萬和一套價值70萬的房產了啊?你們為什么不去問高利貸的罪?

      是沒報警嗎?別說報警了,他們連市長熱線都打了啊!是警察沒來嗎?來了啊,可第二天于歡和母親卻依然被人囚禁!

      我們總是期盼青天大老爺的,期待在母孱子弱的局面下,突然有展昭領著王朝馬漢張龍趙虎,抬著狗頭鍘神兵天降,主持正義,保護弱小,將惡人正法。

      展昭的確來了,也的確威風凜凜,武藝高強,但是面對我的苦難,他卻只說了一句:要賬可以,別打人。然后就轉身離去。

      可是,什么又叫“不存在防衛的緊迫性”呢?

      在被非法拘禁的前提下,在兒子和自己的母親遭受十余名男人侮辱,甚至是公然對母親進行猥褻的情況下,你坐在這里卻冷靜和理智地,和我談什么叫“緊迫性”?

      我們坐下來,竟然卻在爭論,施暴者到底有沒有用生殖器摩擦母親的臉,有沒有用生殖器往母親嘴里塞……

      這他媽的有意義嗎?或者說,這兩者有什么本質的區別嗎?

      這種情況下,還能冷靜下來思考:“法律上,這是不是正當防衛,我該做出何種反抗,才能既有效保護母親,還不至于被判成防衛過當”?

      那只能是機器人,一個正常男人,一個有血性的男人,正常反應難道不應該是拿起刀,宰了這幫畜生嗎?

      自己的親媽受辱,你們不去拷問和指責那些施暴者,卻反過頭來對我說:小伙子,你當時應該冷靜啊!

      WQNMLGB!

      未來,難道要我們這樣告誡自己的孩子:

      兒子,如果有一天媽媽受辱,你就閉眼權當什么都沒發生?

      03

      這篇文章寫了一夜。

      刪了很多,刪掉的都是些不應該由我,而應該由法官去說的話。我不是法官,我也無權判定于歡當時的行為是否屬于正當防衛,我期待二審判決能夠給于歡一個新的裁決,最后,謹代表我個人,想表達的是:

      換做我,如果當時面前有一把刀,我也會毫不猶豫地拿起來。

      這當然都是激憤之言,但亦出自肺腑。

      跳出案件本身,我想表達一種感覺:我們這個社會,總是對壞人太好,對好人太壞!

      我們的故事里,傳唱千年的是:一輩子做好人,需要經歷九九八十一難;而壞人半世作惡多端,到頭來,只要放下屠刀就可以了。

      我們的日常中,年輕姑娘穿的大膽一些被猥褻強奸,大家不去譴責暴徒,卻對受害者指指點點:“穿那么風騷,自找的”;

      老年人在公交車上掌摑不給讓座的年輕人,且年輕人坐的還不是老弱專座,大家不去譴責老頭為老不尊,卻反過頭來批評小伙子:“那么年輕,站一會怎么了,又不掉肉”;

      渣男屢屢劈腿,老婆孩子每天生活在家暴中,沒有人去制衡渣男,卻一幫人勸慰這男人的妻子:“為了孩子,忍忍吧”,“也該想想為啥你拴不住男人心呢”?

      守規矩的人,指責不守規矩的人幾句,對方就可以反過來諷刺:“你這人真小氣,怎么這么斤斤計較啊”?

      《刺死辱母者》刷屏后,一群人興奮地去起底蘇銀霞的借貸歷史,發現其借貸糾紛很多后忙不迭地評論道:“媒體報道有偏頗,這個蘇銀霞不簡單,和許多家借過錢,坐等反轉”。

      且不說她還了高利貸那么多,就算她一分錢還沒還,那些催債者就做的對是嗎?就活該被人侮辱是嗎?

      ……

      這就是我們傳承下來的價值觀,好人做了一輩子好事,只要犯一次錯,大家就會指著他的鼻子罵:喪良心的,沒想到你是這種人!可惡霸橫行鄉里,壞事做盡,只要穿上褲子,放下棍子,說一聲對不起,然后家屬就可以堂而皇之地用這句話懟問責之聲:他都已經認錯了,你們怎么還揪著他不放呢?

      這樣的社會,令人寒心;這樣的社會,也一定令人扭曲!

      是啊,憑什么好人就得讓人拿槍指著?

      我們這個社會,為什么一定要將好人逼急了,然后大家反過頭來冷靜理智地評論道:哎呀,不能拼命啊,還是要理智!

      為什么只有當好人殺了人,我們才在這里哀嘆何以至此?為什么只有當好人殺了人,我們才開始正視和了解他們曾經經受的折磨和苦難?

      為什么只有守法者舉起屠刀,你們才能知道事件的嚴重性?才“高度重視”,才“深度徹查”,才“不放過任何一個違法犯罪者”,才想起“給市民一個滿意的交代”?

      北島有言: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證,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銘。

      這真是一句好詩,可惜,只要這樣的好詩仍在傳誦,這社會就應該警醒它正在“包容”的無恥。

      作者:慧超,微信公眾號:思維補丁(ID:LostAndLoser),語關一切常識。新浪微博@光影吳紀。

      標簽: ,

       

      3 個評論 火速蓋樓»

      1. 這個事件真的讓人很失望啊,對于社會的失望,以后該怎么做呢?難道都要反過來么?

        (3) (0)
      2. 社會啊社會!這幫放高利貸的人才是該千刀萬剮

        (1) (0)
      3. 之前我們這里報警噪音擾民,警察也是不管,還說受害的我們不夠冷靜,那么任由惡霸橫行毫無正義可言,任由壞人作惡毫無廉恥可言就是冷靜嗎,難道要文中主角看見媽媽被人強奸也冷靜的裝作沒看見嗎,那還是人嗎啊?

        (4) (0)

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 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  插入圖片
      ▲回頂部
      学生会咪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