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utton id="ttau5"><object id="ttau5"><cite id="ttau5"></cite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1.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  <dd id="ttau5"></dd>
      【歡迎關注佳人官方微信】佳人官方微信出爐啦,點這里掃一掃,即可第一時間免費獲取文章更新~
      只為認真做自己

      《武林外傳》當年被刪減的六集劇本,讀完讓人細思極恐

      《武林外傳》當年被刪減的六集劇本,讀完真的細思極恐……寧財神的腦洞我是挺服的!關注微信公眾號 jiarenorg ,就能天天收到佳人精彩文章了,還有機會和主編小陌一對一私聊喔,咱們微信里見!

      timg

      六集分別是:

      《李大嘴身懷莫名胎》
      《呂秀才變身四齡童》
      《佟湘玉挺身救導演》
      《白展堂迷失人生路》
      《大師姐回憶舊時光》
      《小師弟重塑新人生》

      《李大嘴身懷莫名胎》

      【1大堂,日】
      【郭,呂,佟,白,燕】

      秀才低頭寫字,小郭走過來擦賬臺,輕咳,秀才猛遮。

      郭芙蓉:藏什么吶,交出來!
      呂秀才:還沒寫完呢,寫完了再給你看!
      郭芙蓉:拿來吧你給我。(念)風送相思滿繡床!
      呂秀才:夜來促織亦成雙……
      郭芙蓉:促織?
      呂秀才:也就是蛐蛐,成雙成對,就像咱倆!
      郭芙蓉:去!閑情正在擱筆處,笑看伊人……伊人怎么了?
      呂秀才:還沒想出來呢,你有什么建議嗎?
      佟湘玉:我建議……這個月的月錢你就別領了!
      白展堂:大白天的,不好好干活,寫那種酸詩有啥用啊?
      郭芙蓉:拜托,嫌葡萄酸就別流哈喇子,有本事你也給掌柜的寫一首!
      白展堂:咱不稀得寫!疼人兒還是得看行動,是吧玉?
      佟湘玉:對著呢,捏個背先!(白捏背)
      郭芙蓉:呵呵,這就叫疼人啦?侯哥……

      秀才把腿往桌上一翹,小郭上前脫鞋捏腳。

      白展堂:形式沒用,關鍵是內涵,(發力)這才叫會疼人!
      佟咬牙強忍:對著呢,年輕人,多學著點兒!
      小郭發力:不就內涵嘛?誰不會呀?
      此后,白和郭說話,都帶著狠勁。

      白展堂:你會,那就瞧咱這個……
      郭芙蓉:有啥好瞧的?不就是內涵嗎?
      白展堂:錯,這才叫內涵……
      郭/白:內涵內涵我叫你內涵……

      白和小郭斗力,狂捏,秀才和佟終于忍不住,喊出聲來,一個揉肩一個揉腳。

      小六提刀沖進來:怎么回事怎么回事?
      佟湘玉:沒事,你有事嗎?
      燕小六:真的沒事?(眾人搖頭)那好,我宣布一個喜訊,剛接到通知,曹公公被撤職查辦啦!
      眾人:哇……

      【2接上場】

      眾人狂喜,歡呼雀躍,大嘴從廚房出。
      李大嘴:咋的啦?咋的啦?
      燕小六:曹公公下臺啦,他那些黨羽全跟著倒了大霉!
      李大嘴:哎呀,終于等到這一天啦,掌柜的,為了慶祝這件天大的喜事……我能請幾天假嗎?
      佟湘玉:(面無表情)不能,你的探親假早就用完了!
      李大嘴:就三天,我娘最近身體不好!
      白展堂:你娘身體就沒好過!
      李大嘴:我跟掌柜的說話,有你啥事啊?(握手)掌柜的……
      佟湘玉:(甩)說就說,別動手,當心展堂點你!
      李大嘴:隨便點,只要能準假,點死我都行啊,實在不行我就請病假?
      佟湘玉:行啊,啥病?
      李大嘴:就是傷風感冒跑肚拉稀啥的!
      佟湘玉:喔,病得還不輕,展堂,去找個大夫來,有病治病,醫藥費我出,沒病,出診費大嘴出。
      李大嘴:掌柜的……
      佟湘玉:不要再說了,想請假,除非等我死了!
      燕小六:沒人性!人家就想回家看看老娘,盡盡孝道,這有錯嗎?
      佟湘玉:沒錯,但他一個月回去三四趟,每趟至少五六天,這就不太合適了吧?
      李大嘴:我保證這是最后一次!
      燕小六:人家都保證啦!
      郭芙蓉:哈,他每次都保證,有時候還發毒誓!
      李大嘴:我知道,我是個沒有信譽的人,但我以人格起誓……
      眾人:第三十八次!
      李大嘴:咳……那我就以生命起誓……
      眾人:第六十五次!
      李大嘴:那我就以下一代起誓,這總行了吧?
      佟湘玉:行啊……等你先有了下一代再說!
      大嘴一愣,悶哼,憤憤出門。
      佟湘玉:你上哪兒去?
      李大嘴:買菜(嘀咕)遲早生個狀元兒,氣死你們!

      大嘴出門,小六朝后院走。

      【3天井,日】
      【祝,燕】

      無雙洗衣裳,拿起來,正準備擰,小六入。

      燕小六:我來我來……
      無雙退開,小六擰衣裳,再擰另一件。
      燕小六:你打算什么時候開工啊?
      祝無雙:不知道!
      燕小六:那……你就跟我直說,想不想干捕快了?
      祝無雙:想啊,但不是現在!
      燕小六:我可以等,但衙門等不了,自從那小白臉走了以后,你就一直請假,婁知縣都問好幾次了,我都不知道跟他怎么說!我要有任何做的不妥的地方,你可以直說,別消極怠工啊!
      祝無雙:我沒有,(W)我只是心亂,想靜一靜。
      燕小六:那我陪你一起靜!

      小六坐到一邊,半晌,無雙起身晾衣裳,小六跟過去幫忙。

      燕小六:我來我來……
      小六忙活,無雙看了一會,心動。
      祝無雙:如果我肯回去……
      燕小六:任何請求,只要你說的出,我就辦得到!
      祝無雙:那好,第一,以后別再逼我當捧艮了!
      燕小六:什么意思?
      祝無雙:你隨口說句話,我就得在一邊幫腔,這跟白癡有什么兩樣?
      燕小六:沒問題,第二是什么?
      祝無雙:你以后別再動不動就拔刀了!
      燕小六:咱倆想到一塊去了,不瞞你說,經過上次那件事,我還是學到一些東西的!
      祝無雙:學到什么了?
      燕小六:當捕快,靠的是啥?沉著冷靜,處變不驚。連咱都慌了,那別人咋辦?
      祝無雙:說的很好啊,你接著說!
      燕小六:從今往后,甭管發生什么,哪怕是天大的事,咱一句話不說,直接掏這個!
      祝無雙:什么呀這是?
      燕小六:煙袋……以后我就不隨身帶刀了,一碰到事就叼這個,光叼不點。
      祝無雙:為什么呀?
      燕小六:吸煙有害健康,會導致肺癌肝癌直腸癌胃炎腸炎氣管炎……
      祝無雙:行了,你叼煙袋,那我呢?
      燕小六:你就察言觀色,(W)我叼煙袋的時候,其實是在思考,功能相當于人的大腦,而你,就應該擔當起耳目的責任,把所有情報搜集起來,提供給我,讓我分析!
      祝無雙:喔……

      【4大堂,黃昏】
      【佟,李,呂,郭,白】

      佟在門口亂轉,不時朝外張望。

      佟湘玉:這個死大嘴,買個菜買到現在,有本事你不要回來好了!
      郭芙蓉:呵呵,沒準人家已經到李家溝了!
      佟湘玉:我看他敢,先斬后奏,他不想領月錢了?
      李大嘴:說誰吶?誰不想領月錢了?

      大嘴扶著腰,蹣跚進門,此后說話辦事,形同孕婦。

      白展堂:腰怎么了?我看看……
      李大嘴:沒事,習慣了!(白一愣:習慣了?)
      佟湘玉:李秀蓮同志,這就是您買的菜?
      李大嘴:對呀,你瞧這胡蘿卜,多新鮮吶!
      佟湘玉:確實挺新鮮的,一根胡蘿卜,兩根小黃瓜,三頭大瓣蒜,(吼)買到現在?
      李大嘴:沒轍,我也很想早點回來,可我實在走不動,嘔……
      大嘴干嘔,白幫著拍背。

      白展堂:咋的了這是?吃壞東西啦?
      李大嘴:事到如今,我也沒法再瞞你們了,(撫摸肚子)我快生了!
      佟正喝茶,一口水噴出來,擦嘴冷笑。

      佟湘玉:呵呵,快生了是吧?恭喜恭喜!
      李大嘴:同喜同喜,大夫說預產期就是明后天!
      佟湘玉:喔……那你接下來,是不是要請幾天產假呀?
      李大嘴:(期待)可以嗎?
      佟湘玉:可以……我就是瓜的!回屋干你活去,再敢胡說八道,小心展堂點你!
      李大嘴:點我是他的自由,生孩子,是我的自由!你們愛咋的咋的,這孩子我一定要生,一定!
      佟湘玉:好好好,你生你生,你隨便生,生完了打個招呼,我給娃準備一個大紅包!
      李大嘴:紅包就算了,給我準備點小衣裳小褲子就行。還有,秀才,麻煩你幫孩子取個名字。
      呂秀才:好,有什么要求?
      李大嘴:好聽,好記,越喜慶越好!
      郭芙蓉:那就直接叫李喜慶好了,或者李慶喜!
      李大嘴:名字不錯,但姓不對,還是得跟他爹姓嘛!
      郭芙蓉:他還有爹吶?誰呀?
      大嘴愣了半晌,“討厭”,紅著臉飄回廚房。
      佟湘玉:我的神呀,就為請兩天假,至于嗎你?

      【5大堂,夜】
      【李,呂,佟,郭,白】

      飯菜滿桌,眾人狂吃,大嘴的飯碗紋絲不動。

      佟湘玉:大嘴,你咋還不吃?
      李大嘴:菜太油了,吃多了怕反胃!
      白展堂:不知道誰炸完豬油,連渣都吃個精光。
      大嘴干嘔,眾人推筷子。

      郭芙蓉:什么意思?這還讓不讓人吃飯了?
      李大嘴:對不起,我也不想這樣,可孩子老踢我,(拽秀才的手)不信你摸……
      郭芙蓉:(吼)李大嘴,你到底想干什么?
      李大嘴:沒什么,我就想吃酸的,誰能幫我到衙門口摘倆杏回來?
      白展堂:他還越演越真了?
      佟湘玉:李秀蓮女士,我給你最后一個機會,馬上恢復正常,否則這輩子你都別想請假!
      李大嘴:掌柜的,都是女人,請你拿出點同情心來好嗎?總有一天,你也會有孩子,也會當母親的!
      佟湘玉:(怒)李!秀!蓮!
      白展堂:沒事沒事,交給我交給我,(把大嘴拽開)差不多得啦,這招對她沒用!
      李大嘴:呵呵,你也覺得我在騙人是不是?是不是?
      白展堂:這咋還沒完了呢?再這樣,我可不管你了啊,耍個沒完了還?
      李大嘴:誰耍了?啊?你當過母親嗎?
      白展堂:我要當過就麻煩了!
      李大嘴:沒當過那你怎么知道我在耍吶?你知道母愛是啥樣嗎?你知道母親有多偉大嗎?你能了解那種新生命即將誕生的喜悅嗎?
      白展堂:我非常鄭重地送你一個字……(吼)滾!
      李大嘴:這就是你對一個偉大而慈祥的準母親的態度嗎?
      白展堂:滾滾滾,沒功夫搭理你,放手放手,再不放我就……
      兩人糾纏起來,白忽然一驚,退到一邊。

      佟湘玉:咋了這是?
      白展堂:等等,等等……
      白拉住大嘴的手,搭脈,又是一驚,退到佟的身后。

      佟湘玉:到底咋了嘛?
      白展堂:他他他那是帶帶帶脈……
      佟湘玉:啥脈?
      白展堂:帶帶帶脈,就是喜喜喜脈,大嘴他他他好像真有了!

      眾人:啊?

      【6佟寢,夜】
      【大夫,李,郭,呂,佟,白,燕,祝】

      床上垂簾,大嘴隔簾伸出一只手,大夫拈須搭脈,半晌。

      大夫:哎呀,恭喜恭喜,尊夫人有喜啦!
      佟湘玉:不會吧?要不你再仔細看看?
      大夫:用不著,老夫行醫三十多年,瞧過的孕婦沒有一萬,也有八千,有喜啦,絕對錯不了!

      大嘴撩簾:我說啥來著?非不信!
      大夫愣了半晌:妖妖妖怪呀……(逃出門去)
      大嘴下地,眾人縮成一團,擠在墻角,大嘴上前。

      佟湘玉:(尖叫)不要過來!
      白展堂:再走一步,我可點你了啊,葵花……求求你饒了我們吧,你愛生生,我們再也不管啦!
      小六踹門入:怎么回事怎么回事?
      眾人:有妖怪!
      燕小六:幫我照顧好,(想拔刀,拔了個空)那什么,我只管人,妖怪的事請找悟空,回見了您吶……

      小六回頭,被無雙瞪住,無奈回頭。

      燕小六:到底怎么回事兒?
      李大嘴:我有了……/眾人:他有了!
      燕小六:有什么了?
      李大嘴:孩子!/眾人:妖怪!
      燕小六:到底是人還是妖?
      眾人:是人妖!
      燕小六:恭喜恭喜!(W)孩子他爹是誰?
      李大嘴:這我不能告訴你!
      燕小六:呵呵……

      小六猛地拔出煙袋,叼起來,無雙四處亂看,與小六咬耳朵。

      燕小六:怎么樣?有線索了嗎?
      祝無雙:目前看來……沒有!
      燕小六:很好,非常好,我已經知道誰是他爹了!

      如奧斯卡開獎之前,屏幕分成數格,交代每個提名者的反映。

      呂秀才:ladies and gentlemen,the father is……

      鼓點大作,大嘴的主觀鏡頭輪流掃過眾人。
      來回亂晃一圈之后,定在秀才臉上,鼓點停。

      呂秀才:我?
      李大嘴:(深情)他爹,你終于肯面對這個鐵一般的事實啦?
      小郭一耳光呼在秀才臉上:無恥!(出)
      呂秀才:冤枉啊我,冤枉啊……(追出)

      小六和無雙對個眼神:案子已破,撤!

      小六出,無雙跟出,大嘴上前一步,眾人紛紛逃出。
      大嘴癱坐:我苦命的孩兒啊,還沒出生,你爹就不認你啦……

      【7大堂,夜】
      【 燕,祝,白,佟,郭,呂】

      佟團團亂轉:陰謀,這絕對是陰謀!
      白展堂:問題是,就算是陰謀,他圖的啥呢?
      佟湘玉:我哪知道?要光是為了請兩天假,那動靜也太大了吧?
      燕小六:你們確定他是真懷上了嗎?
      郭芙蓉:確定一定以及肯定,(W)大夫說的!
      白展堂:也未必,我剛想起來,如果內功練到一定境界,是有可能控制脈搏的!
      祝無雙:但那只是讓脈搏暫時停住,達到假死狀態,怎么可能假孕呢?張三豐和王重陽都沒這功力!
      呂秀才:有沒有可能吃了某種藥?
      郭芙蓉:您說的是避孕藥還是安胎藥啊?
      呂秀才:芙妹……
      郭芙蓉:不好意思,在事情沒有水落石出之前,請叫我郭姑娘,謝謝!
      呂秀才:李大嘴,我跟你沒完……
      秀才朝樓上沖,忽然停步,大嘴扶著欄桿。
      李大嘴:幫幫忙……我好像快生了!
      眾人:啊?這這這……
      佟湘玉:不要吵啦,不是說預產期在明后天嗎?
      李大嘴:就不興人家早產?啊……
      眾人:你怎么啦?
      李大嘴:孩子剛踹了我一腳,啊……
      眾人:又怎么啦?
      李大嘴:他好像正在往外爬吶!
      眾人:啊?
      李大嘴:不行了,接生婆,我要接生婆!
      大嘴捂著肚子蹭回去,眾人已經慌成一團。
      佟湘玉:好啦!去找個接生婆來!
      白展堂:(驚)真找啊?
      佟湘玉:找!他要能生出來,也就算了,要生不出來,看我怎么收拾他,還不快去!
      白出,眾人還愣著。
      佟湘玉:還愣著干嗎?燒水去呀!
      郭芙蓉:好好好,燒水燒水……(出)
      祝無雙:我先去給孩子準備兩塊尿布。(出)
      燕小六:我去給孩子下炸倆荷包蛋……(W)給產婦。(出)
      呂秀才:我去給孩子寫篇歡迎詞!
      佟湘玉:站住,你去陪產婦!
      呂秀才:憑什么呀?
      佟湘玉:你造的孽,你不去誰去?
      呂秀才:我……去就去,呆會生不出來,有你好看的。

      【8佟寢,夜】
      【李,呂,接生婆,白】

      大嘴頭戴白毛巾,躺床上,緊握秀才的手。

      李大嘴:你說,孩子像你還是像我?
      呂秀才:像你大伯!
      李大嘴:你見過我大伯嗎……哎你怎么罵人吶?
      呂秀才:我不光罵,我還想踹你吶!
      李大嘴:好啊,你踹你踹,照著肚子踹,讓我們孤兒寡母一尸兩命這輩子就算齊活啦!
      呂秀才:你……大嘴啊,都是兄弟,你能不能別玩了?
      李大嘴:誰跟你玩?你摸這肚子,除了你,誰能玩這么大?
      呂秀才:天吶,天吶天吶天吶,求求你一道驚雷劈死我算啦!
      門開,白引接生婆入,戰戰兢兢。
      接生婆:哎呀,生孩子嘛,有啥好怕的?說白了,就是一劈腿的功夫,產婦呢?
      李大嘴:這兒吶!
      接生婆:我是說產婦!
      李大嘴:就是我,真的是我,不信你摸這肚子!
      接生婆將信將疑摸肚子,再把耳朵貼上去,大驚失色。
      接生婆:對不起,這活我干不了,回見了您吶……(逃出去)
      白展堂:別呀,孩子還沒生吶,等等,我們給錢,雙倍,三倍,十倍……

      【9佟寢,接上場】

      大嘴捂著肚子哼哼,眾人急得團團轉。
      郭芙蓉:現在怎么辦?怎么辦吶?
      佟湘玉:還能咋辦!(挽袖子)只能本掌柜親自出馬了!
      郭芙蓉:你以前接過生嗎?
      佟湘玉:接過,給馬,(W)哎呀,都一樣!
      白展堂:人跟馬,能一樣嗎?
      佟湘玉:要不你來?(白退開)大嘴,呆會你千萬別緊張,要咬緊牙關,深呼吸,實在太疼就喊出來,千萬不要撂蹶子。(W)反正就是這意思,來吧!
      李大嘴:掌柜的……麻煩你盡量溫柔點兒!
      佟湘玉:這你放心,順利的話,只要讓我摸著腿兒,往外一拽就出來了。
      李大嘴:那要萬一是頭先出來呢?
      佟湘玉:那就揪著耳朵往外拽……(W)沒關系的,耳朵大說明有福氣!
      李大嘴:要拽成招風耳咋辦?
      佟湘玉:那就是命了……躺好了!
      李大嘴:等一下,我想跟秀才單獨說句話!
      呂秀才:就這么說好了!
      李大嘴:好,我要有個三長兩短,孩子就拜托你了!
      呂秀才:憑什么呀?又不是我的孩子!
      李大嘴:就算不是你的,你難道一點同情心都沒有嗎?你要再這樣,我還不生了呢!
      呂秀才:你愛生不生!
      郭芙蓉:你這人還有沒有點人性啊?大嘴你放心,這孩子他不養我養!
      李大嘴:(握手)謝謝,謝謝……
      佟湘玉:行了,都出去吧……展堂留下!
      白展堂:別我呀,我見血就暈,留下也沒啥用!
      佟湘玉:(咬耳朵)他要萬一是虛張聲勢,那我咋辦?
      白展堂:好,我留下,大嘴我警告你,呆會你給我好好生,敢耍花樣我直接就是一指頭,死穴!
      眾人出門,白關門,佟走到床前。
      佟湘玉:你準備好了嗎?
      李大嘴:好了,來吧……

      【10大堂,夜】
      【郭,呂,燕,祝】

      樓上靜悄悄,小郭走來走去,朝上張望。
      郭芙蓉:怎么回事啊?怎么一點動靜都沒有?
      呂秀才:哈哈,你還真以為他有孩子吶?
      郭芙蓉:少廢話,這事還沒完吶!
      呂秀才:芙妹……(W)郭姑娘,我就算是紅杏出墻,也不能跟他吧?
      燕小六:那可不一定,你倆睡一屋,作案機會很充分啊!
      呂秀才:那把你跟他放一屋,你作一案我瞧瞧?
      小六冷笑,掏煙袋叼上,假抽兩口。
      郭芙蓉:他這是干嗎?
      祝無雙:思考……
      郭芙蓉:思考什么呀?
      呂秀才:作案的可能性唄!
      燕小六:(吼)呂秀才!
      郭芙蓉:(攔)怎么樣怎么樣?
      呂秀才:呵呵,再怎么樣,芙妹還是疼我!
      郭芙蓉:錯,我只是想給你留口氣,省得到時候死無對證!
      呂秀才:好啊,咱們可以打個賭,如果大嘴能生出來,你就活活掐死我,但他如果生不出來……
      郭芙蓉:你想怎么樣?
      呂秀才:我就活活掐死他……
      話音未落,樓上一聲清脆的嬰兒啼哭,秀才癱坐。
      郭芙蓉:我掐死你……
      小郭掐住秀才,屋里頓時一團大亂。

      1 2 3 4 5 6 下一頁?

      才 1 個評論 火速蓋樓»

      1. 不錯,很喜歡看。

        (0) (0)

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 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  插入圖片
      ▲回頂部
      学生会咪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