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utton id="ttau5"><object id="ttau5"><cite id="ttau5"></cite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1.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  <dd id="ttau5"></dd>
      【歡迎關注佳人官方微信】佳人官方微信出爐啦,點這里掃一掃,即可第一時間免費獲取文章更新~
      只為認真做自己

      《武林外傳》當年被刪減的六集劇本,讀完讓人細思極恐

      《佟湘玉挺身救導演》

      【1大堂,日】
      【尚,白,展,佟……】

      白環顧四周,數臺攝像機,滿地電線,暗自心驚。
      演員均是時裝,縮在墻角指指點點,沙溢拽導演進門,展侍衛拎著DV跟拍。

      導演:又不是我找的替身,演員的事不歸我管,你找副導演去呀!
      沙溢:她說不知道,讓我問你,今兒要不把這事整明白了,明兒一早我就回北京,大不了不演了,破情景劇,有什么呀?求我演我都不演!
      沙溢憤憤出門,導演四處張望,招呼白過來。

      導演:你,過來……別說,長得還挺像,誰叫你來的?
      白展堂:這話應該我來問你吧?

      眾人欲發作,導演擺手制止。

      導演:小伙子,喜歡拍戲是好事兒,值得鼓勵,但長得像不等于演得好,是吧?劇組有劇組的規矩,我們請你來,那可以,我們沒請,你自己來,那就不太合適了,是吧?
      白展堂:是啥呀是?你誰呀你?哪兒來的?誰叫你來的?
      李大嘴:怎么說話呢這是?

      導演:沒事我來,你呢,好不容易來一趟,就沖這份熱情,也不能讓你白來,是吧?呆會我讓所有演員跟你合個影,簽個名,是吧?晚上再一起吃頓豐盛的……盒飯,是吧?然后再派車把你送回去……

      白展堂:把我送哪兒去啊?
      佟湘玉:哪兒來的,回哪兒去唄!
      白展堂:湘玉……
      佟湘玉:不要叫我湘玉,戲是戲人是人,我叫閆妮!
      李大嘴:我叫姜超,她叫姚晨,這位叫喻恩泰,剛才那個跟你挺像的,叫沙溢!
      導演:行了,你們先聊,我回去補個回籠覺,下午兩點,準時開機,記得跟他拍照啊……
      白展堂:哪兒跑?

      白把導演擒住,眾人大驚,朝上沖。白單手捏碎杯子,眾人嚇得縮到一邊。

      白展堂:把解藥交出來!
      導演:什什什么解藥?
      白展堂:裝什么傻?如果沒下藥,他們怎么會瘋成這樣?
      導演:他們怎么瘋了?這不挺正常的嗎?
      白展堂:連自己叫啥都忘了,還正常?天黑之前,不把解藥交出來,休怪我大開殺戒!

      展一路跟拍,沒跟兩步,被白攔住。

      白展堂:到此為止,再跟我可就不客氣了!
      白撿起碎片,抵住導演的頸部,展迅速退開。

      白展堂:湘玉,你乖乖等著,我一定會把你們救回來的,一定!
      白挾導演回后院,眾人亂成一團。

      李大嘴:行了,都別慌,我這就叫人去,沒回來之前,千萬不能輕舉妄動,等著我啊!
      大嘴奔出,眾人戰戰兢兢往廚房湊,導演一聲慘叫,眾人四散奔逃。

      【2男寢,日】
      【尚,白】

      白冷笑,活動手指,導演戰戰兢兢,陪笑臉。

      導演:小伙子,有啥要求只管提,動手就不好了,是吧?暴力解決不了任何問題……
      白展堂:少廢話,你到底是什么人?
      導演:我姓尚,是這部戲的導演,也就是這個劇組的總管!
      白展堂:總管……原來你們是東廠的!
      導演:這都什么亂七八糟的?小伙子,你先別急,聽我慢慢跟你說,電視劇都是假的,是吧?編出來的!
      白展堂:假的我不聽,你只說真的!
      導演:正要說呢,你這種情況,在醫學上叫妄想狂,也叫阿爾克什綜合癥,是精神病的一種,但你千萬別灰心,這不是絕癥,已經有藥了,我這就上安定醫院幫你打聽打聽。(被白擒住)放手放手,疼……
      白展堂:知道疼就好,誰派你來的?
      導演:空政話劇團,現在改成空政電視藝術中心了!
      白展堂:空政……黑道還是白道?
      導演:白道,絕對的白道!
      白展堂:跟六扇門有關系嗎?
      導演:沒關系,現在已經沒有六扇門啦,早八百年就改成公安部啦!
      白展堂:公安部……歸誰管?
      導演:歸上頭!

      白展堂:上頭又是哪頭?
      導演:上頭……就是上頭,哎呀我跟你說不清楚!
      白展堂:(吼)說不清楚也得說!
      導演:息怒息怒,小伙子,要不這樣,你要真喜歡拍戲,那我把沙溢辭了,以后讓你演白展堂,真的,我覺得你沒問題,一看就特有靈氣!
      白展堂:靈氣……你說的是內功吧?
      導演:對,就是內功,一看你就屬于那種特有內涵的大演員,逮著機會,滅姜文葛優跟玩似的!
      白展堂:姜文葛優又是誰?空政還是公安部的?問你話吶!
      導演:小伙子,聽哥一句勸,去趟安定醫院,我親自開車帶你去,他們一定有辦法的!
      白展堂:沒拿到解藥之前,我哪兒都不去!
      導演:他們要壓根就沒解藥吶?
      白拿了個杯子:這好比是你的喉結……

      捏碎杯子,導演癱坐,畫外音:以后打死也不當導演了,是吧?

      【3大堂,日】
      【莫,佟,郭,呂,李,展,張】

      眾人慌成一團,大嘴帶小貝上,眾人圍上,展繼續拍DV。

      李大嘴:來了來了,開始!
      莫小貝:要套路長拳還是奧運長拳?
      李大嘴:隨便,哪個管用教那個!
      莫小貝:那就奧運長拳吧,看好了啊,奧運長拳第一式!
      郭芙蓉:打住打住,這算什么意思?
      李大嘴:莎莎學過武術,現場教咱們兩手,呆會咱一起往里沖!
      佟湘玉:這就是你想的辦法?
      李大嘴:你放心,莎莎厲害著吶,劈叉跟玩似的,來,給他們劈一個!
      眾人:去!
      郭芙蓉:實在不行,還是打119吧?
      呂秀才:119是火警!
      郭芙蓉:那就120!
      呂秀才:那是醫院的救急電話!
      郭芙蓉:那114吶?
      呂秀才:號碼查詢臺,報警應該是110!
      李大嘴:千萬別,咱這離平谷四十公里,還都是山路,等警察來了,人早就撕票啦!
      莫小貝:實在不行,我自己上吧!
      李大嘴:我跟你一起去!
      佟湘玉:站住,又不是武打片,你還真以為花拳繡腿有用啊?
      李大嘴:否則咋辦?總不能眼睜睜看著導演死在這兒吧?
      郭芙蓉:哎呀,看到現在,還是姜超最仗義!
      李大嘴:不仗義能行嗎?我還有十多集片酬沒結吶,回頭媳婦非說我藏私房錢,你們替我跪仙人球啊?
      張守義:怎么回事怎么回事?導演吶?
      佟湘玉:哎呀,守義你可算來了,導演被一個精神病劫持了!
      張守義:我剛聽他們說了,你們也是,現場這么多人,硬是沒攔住?
      李大嘴:誰敢攔吶?(拿杯子)這種杯子,一下,捏個粉碎!
      張守義:那怎么不打110吶?
      佟湘玉:來不及啦,天黑之前沒拿到解藥,人家就撕票啦!
      張守義:喔,那就通知火葬場吧……(W)開個玩笑,我已經有辦法了,你們先把戲服換上!

      【4男寢,日】
      【尚,白】

      導演頻頻朝外張望,趁白不備朝外溜,被白攔住。

      白展堂:上哪兒去呀?尚大總管!
      導演:我沒想逃,真的,就是想看看他們準備的怎么樣了!
      白展堂:他們不會扔下你不管吧?
      導演:不可能,他們還有十多集片酬沒結吶……
      白展堂:大嘴懷孕,也是你干的吧?
      導演:不是我,是那編劇!
      白展堂:編劇又是誰?
      導演:說了你也不知道,反正這事是他一手策劃的,跟我一點關系沒有,我早叫他踏踏實實寫,別老胡編亂造,是吧?藝術創作,一定要源于生活,高于生活,非不聽,這下出事了吧?
      白展堂:嗯?也就是說,真正的幕后黑手是那編劇?
      導演:就是他,等我給你找他去啊,(被擒住)放手放手,不去了不去了!
      佟撩簾入:放開導演,啊這個,解藥已經拿到了,趕快放人吧!
      白展堂:慢著,我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解藥?
      佟湘玉:我們已經吃啦,效果很明顯,大家都恢復正常啦!
      白展堂:喔?那我第一次見你,你穿的什么衣裳?
      佟湘玉:紅嫁衣嘛,那集我剛嫁過來,就在大街上碰到你了嘛!
      白展堂:那我跟你說的第一句話是什么?
      佟湘玉:第一句,第一句……等等,我先出去喝口水。(出)

      【5廚房,日】
      【佟,李,呂,郭,莫】

      佟沖出來:劇本劇本,趕緊的!
      李大嘴:哪集啊?
      佟湘玉:就是他倆剛見面那一集,第一部里的,對對對,就是這集……(翻看)行了!

      【6男寢,日】
      【佟,李,呂,郭,莫,尚,白】

      佟入:想起來啦,第一句,我說小寶是你嗎?你說是我是我!然后我就哭著撲過來,你總算來了,可把我給等死啦,我還以為你不想娶我了呢……
      白展堂:(喜)湘玉……(憂)你是正常了,剩下那幾個吶?
      佟湘玉:全都恢復正常啦,大嘴,小郭,秀才,小貝!
      眾人進門,神色都有些異常。

      白展堂:大嘴,你真名叫啥來著?
      李大嘴:姜……李秀蓮!
      白展堂:你最喜歡的人是誰?
      李大嘴:我媳婦……未來的媳婦,楊蕙蘭,比武招親那個,后來還過來賣過一回菜刀!
      白展堂:行了。(沖呂)你倆第一次接吻是啥時候?
      呂秀才:第一次……沒有吧?我不記得咱倆有吻戲啊?
      白臉色一變,佟趕緊沖過來使眼色。

      佟湘玉:有有有,絕對有,只不過是切的暗場!
      白展堂:什么叫暗場?
      佟湘玉:就是天黑,他倆偷偷在屋頂親的,咱們誰都沒看見!
      郭芙蓉:不可能,小郭那種性格,怎么可能有吻戲?真親過來,早一巴掌拍過去了!
      白臉色大變,秀才一看不對,抱住小郭。

      呂秀才:誰說不可能?瞧好了……(挨了個耳光)
      郭芙蓉:說了沒有就是沒有,不要趁機吃豆腐!
      白展堂:是她,好像都恢復正常了,就剩下小貝了!
      莫小貝:我一直很正常啊!
      白展堂:那你背個《三字經》我聽聽!
      莫小貝:人之初,性本善,性相近……性相近……等我回去復習一遍!
      白展堂:不用了,要真背出來反倒不是你了!
      佟湘玉:既然大家都恢復正常了,這廝就押送官府吧!
      白展堂:等等,他是空政的。(眾人一驚)官府不一定管得了吧?
      導演:管得了管得了,咱這片兒,就屬于縣衙門最大!
      李大嘴:對對對,這就叫現官不如現管,跟我走,老實點啊!
      大嘴押導演出,眾人迅速跟出。
      白出,又回,燈光組的同志們獰笑著堵了進來。
      老皮:老哥幾個,打丫挺的!

      【7大堂,日】
      【尚,佟,李,郭,呂,莫,白,張】

      佟扶導演出,眾人圍過來,七嘴八舌。

      張守義:沒事吧尚敬?
      導演:沒事,守義,這是你想出來的招兒吧?太牛了……
      張守義:對付精神病,這招兒最好使!
      白展堂:哪招啊?你剛說,誰是精神病?
      CUT,男寢,所有燈光包括老皮均被點住。
      白逼上一步,眾人驚恐地退到門口。

      白展堂:湘玉……
      佟湘玉:我忘了擦眼霜,再不擦又有黑眼圈了,有空常聯系啊。(逃走)
      郭芙蓉:好幾分鐘沒給我哥打電話了,您老幾位慢聊,沒事別來煩我啊。(逃走)
      呂秀才:昨天的樣片還沒看呢,我去機房轉轉,回頭再聊啊。(逃走)
      李大嘴:(抄板凳)小樣兒,別給自己找不自在啊!
      白展堂:你敢跟我動手?
      李大嘴:不是我……關門放小貝!
      莫小貝:奧運長拳第一式!
      白展堂:葵花點穴手!
      李大嘴:(沖過來)我跟你拼了!
      白閃身躲過,隨手點住,沖到門口,擒住導演。

      白展堂:好小子,你敢陰我?
      導演:不是我,這是守義的主意!
      白展堂:誰是守義?
      張守義:張守義,有人找,你等著,我這就幫你找他去!
      張轉身逃走,白追出,迎面撞上沙溢。

      【8街頭,日】
      【白,沙,尚】

      白展堂:又是你?
      沙溢:你怎么還沒走?導演,怎么回事?你到底啥意思啊?
      導演猛使眼色,揮手叫沙快走。

      沙溢:叫我走是吧?沒那么容易,就為你這破戲,我推了好幾部大戲,損失怎么算?違約金怎么算?辛辛苦苦演了一百多集,還沒播呢,您這兒換演員了,欺負誰吶這是?
      導演:就欺負你了怎么著吧?少廢話,趕緊卷鋪蓋走人!
      沙溢:尚敬,你等著,回北京我就開新聞發布會,當著所有媒體我爆大料!
      導演:你爆蔥花也沒人管,趕緊滾蛋,該干嗎干嗎去!
      沙溢:好,我最后問你一句,這孫子比我強在哪兒?
      導演:人有靈氣,你有嗎?回回叫你往真里演,你演出來了么?回回三番四抖吃了吐,你當是說相聲吶?
      沙溢:我那不是怕丟包袱嗎?
      導演:所以你就成不了大演員,滾吧!
      沙溢:(指白)你小子有種,跟我搶戲是吧?行,以后別讓我在北京看見你,看見一回打一回!
      白展堂:那就現在動手吧,廢什么話呀?
      沙溢:他還來勁了,不知道哥們以前學過跆拳道……
      白展堂:葵花點穴手!(沙溢被點住)
      導演:沙溢……你那跆拳道不是花錢學的吧?
      白展堂:呵呵,苦肉計對我沒用,今天不拿出解藥,我就一指戳死你!
      導演:我也想給你呀,可這本來就沒解藥,你叫我怎么拿呀?
      白展堂:我數到三,你自己看著辦,一,二……
      導演:有有有,我想起來了,你跟我來吧!

      【9導播室】
      【尚,擺,小卉,展】

      尚帶白入,導播小卉起身,神情揣揣,展一路跟拍

      導演:小伙子,你先別急,先看會帶子,是吧?
      白展堂:是什么呀?我要解藥
      導演:你耐心看完帶子,我保證把解藥給你……小卉!
      小卉按播放鍵,屏幕里出現畫面,白疑惑地看著。
      秀才躲在大嘴身后,怯生生的看著郭

      李大嘴:好孩子,快叫阿姨!
      眾人:阿姨?
      呂秀才:阿姨好!
      郭芙蓉:(慈祥)你也好,乖乖聽話,否則阿姨掐死你!(笑聲)
      白展堂:等等,剛剛誰在吹笛子?
      小卉:沒人吹呀?這叫背景音樂,回頭讓梁老師給你解釋吧!
      導演:你再往前倒一下,倒一個有白展堂的!
      小卉按鍵,播放,白看著屏幕,大驚失色。

      白展堂:我們在樓上接生,具體過程我就不細說了,折騰了沒一會,他就說生完了,讓我們把孩子抱給他看看,我倆剛想翻臉,他就……
      燕小六:就怎么了?說呀
      佟湘玉:你見過母老虎或者母獅子嗎?
      燕小六:沒有啊,怎么了?
      白展堂:看看大嘴那雙眼睛,那張血盤大口,你就知道啥才叫不怒自殘了!
      白展堂:這……這是什么妖法(沖展)是不是你?
      展侍衛:不是我,我只負責拍記錄片,戲歸導演管!
      白展堂:你為什么要監視我們?到底有啥企圖?
      小卉:我們的企圖……就是拿它賣錢!
      白展堂:賣錢?賣給誰?
      小卉:賣給電視臺呀,否則拍什么電視劇呀?
      白展堂:什么臺?什么劇?
      導演:這你就甭管了,反正屏幕上這個白展堂,不是你!
      白展堂:不是我還能是你啊?
      導演:我跟你說過,電視劇都是假的,虛構出來的,所有角色和他們的命運,什么佟掌柜啊,小郭啊,秀才啊,這里所有人,包括你這個白展堂都是虛構的,現實中壓根沒這人!
      白展堂:如果白展堂是虛構的,那我算怎么回事啊?
      導演:要不這樣,你到現場觀摩一下,看看戲是怎么拍出來的,然后再決定去不去安定醫院,怎么樣?

      【10大堂,黃昏】
      【佟,白,郭,李,呂,莫,尚】

      白坐在監視器前,眾人神情揣揣,跟導演對戲。

      導演:沒關系,都放松點按劇本演,千萬別演,一定要往真里演!
      沙溢:那到底是演還是不演啊?
      導演:這個……你自己看著辦吧,你有靈氣,絕對沒問題!
      沙溢:我倒不怕這個,關鍵他不會忽然又兇性大發吧?剛點那下,現在還疼著吶!
      導演:堅持一下,把這場拍完,我就想辦法送他去安定醫院。
      導演坐到白的旁邊:你先看,要覺得哪演的不好,多提寶貴意見!

      擴音器里傳出小卉那磁性的聲音:各部門注意,卡帶了啊,五,四,三,二,一,開始!
      小郭被捆住,苦苦針扎,沙溢出門,佟迎上。

      佟湘玉:哎呀,展堂,你可算回來了!
      沙溢:咋的啦這是?出啥事了?
      佟湘玉:大嘴瘋了之后,秀才也跟真瘋了,現在連小郭也……(撲到沙溢懷中)這可咋辦吶!
      郭芙蓉:放開我,姑奶奶要替天行道,砸我那死胖子,給我滾出來!
      大嘴拎水壺出,作勢要澆。

      李大嘴:再來勁信不信我燙死你……
      沙溢:干啥啊這是?
      沙溢搶壺,被燙了一下,呼痛,佟撲過來吹氣

      佟湘玉:大嘴,你就行行好,不要再添亂啦!
      呂秀才:娘,她罵你,我幫你打她!
      佟湘玉:小朋友乖,先不要吵,回頭阿姨給你買糖吃!
      秀才伸手,佟掏了半天,沒掏出來。

      佟湘玉:你那有零錢沒有?
      沙溢掏出兩文錢,遞到秀才手中。
      沙溢:秀才乖,拿著買糖去吧……
      秀才鞠躬能夠:謝謝叔叔!(歡天喜地地出門)

      導演:卡……怎么回事啊?不是說別演別演,這都演成啥了?尤其是沙溢,上點心行不行?行不行?
      沙溢:我挺上心的呀?
      導演:我說的上心,什么意思?你得走心,內在懂嗎?你得體會這個人物。(指白展堂)你瞧這小伙子,這氣質,這感覺,這形體,往這一坐,啥話不說就是一白展堂,你再瞧你,什么亂七八糟的這是?
      沙溢:他演得好,那你讓他演啊,這場他來,我學習學習,來,好好演啊!
      沙溢不由分說,把白拽上場,自己坐到監視器旁邊。

      小卉:各部門注意,卡帶了啊,五,四,三,二,一……
      一陣尖嘯,白捂住耳朵,神情痛苦,眾人大驚。

      咒語再次響起:紅豆綠豆云豆亦豆黑豆白豆……
      白倒地掙扎,白的主觀鏡頭,導演低頭看過來。
      導演:小伙子,怎么啦?沒事吧?
      眾人:演個戲也不用緊張成這樣吧?還吐白沫吶,惡心死人了,趕緊送醫院吧,打110,還是114?啊不,好像是119……

      聲音越來越慢,轉成低頻,視線模糊,眼前越來越亮,終于變成一片純白。

      才 1 個評論 火速蓋樓»

      1. 不錯,很喜歡看。

        (0) (0)

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 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  插入圖片
      ▲回頂部
      学生会咪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