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utton id="ttau5"><object id="ttau5"><cite id="ttau5"></cite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1.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  <dd id="ttau5"></dd>
      【歡迎關注佳人官方微信】佳人官方微信出爐啦,點這里掃一掃,即可第一時間免費獲取文章更新~
      只為認真做自己

      《武林外傳》當年被刪減的六集劇本,讀完讓人細思極恐

      《白展堂迷失人生路》

      【1街頭,黃昏】
      【白,莫】

      夕陽西下,白睡在路邊,小貝用力推他。

      莫小貝:醒醒,醒醒,白大哥……
      白緩緩醒來,茫然四顧,腦子還沒從前一集轉出來。

      莫小貝:你不是找大夫去了嗎?怎么睡街上啦?
      白愣了半天,咬手,呼痛,神情疑惑。

      莫小貝:趕緊回去吧,我嫂子正到處找你吶……
      白展堂:等會兒,稍微等會兒……你知道我叫啥名不?
      莫小貝:(退)白大哥,你不會也瘋了吧?
      白展堂:你先說,我叫啥?
      莫小貝:白展堂啊,你娘叫白三娘,是六扇門的金牌老臥底 。
      白展堂:那你知道我以前是干啥的不?
      莫小貝:以前……跑堂的?
      白展堂:再以前!
      莫小貝:盜圣,你連這都想不起來啦?盜圣,盜中之圣啊!
      白展堂:噓……除了你,別人都記得我嗎?
      莫小貝:別人……你指誰呀?
      白展堂:你嫂子!
      莫小貝:她正到處找你吶,都快急死啦!
      白展堂:找我干啥?
      莫小貝:回去再說吧,你不在的時候,發生了好多怪事,都快把我們嚇死啦!
      白起身拍土:哎喲,虧得是個夢啊!
      莫小貝:什么夢啊?
      白展堂:回頭再給你細說,那夢特真實,跟一部恐怖片似的……
      莫小貝:什么片?
      白展堂:等這事完了,我原原本本的講給你聽,怪異極了,這輩子都沒做過這么真實的怪夢!

      【2大堂,黃昏】
      【郭,白,佟,李,呂,莫】

      注:開場是白的主觀視角,之后是主觀和第三視角交替使用。

      小郭被捆住,苦苦掙扎,沙溢進門,佟迎上。

      佟湘玉:哎呀,展堂,你可算回來了!
      白展堂:咋的啦這是?出啥事了?
      佟湘玉:大嘴瘋了之后,秀才也跟真瘋了,現在連小郭也……(撲到沙溢懷中)這可咋辦吶!
      郭芙蓉:放開我,姑奶奶要替天行道,砸我那死胖子,給我滾出來!
      白大驚失色,眼前迅速重演了上一集的畫面。靜場,只聽到那劇烈的心跳聲。
      畫外音:不可能,這只是巧合,一定時巧合……
      大嘴拎水壺出,作勢要澆。

      李大嘴:再來勁信不信我燙死你……
      白正想攔截,忽然想起,閃到一邊。
      畫外音:我只要不碰到水壺,這手就燙不著……啊!

      白甩手呼痛,佟過來吹氣,白驚愕的看著那只手。
      畫外音:這這……這不可能啊?我剛才明明沒碰到水壺啊!
      佟湘玉:大嘴,你就行行好,不要再添亂啦!
      呂秀才:娘,她罵你,我幫你打她!
      佟湘玉:小朋友乖,先不要吵,回頭阿姨給你買糖吃!
      秀才伸手,佟掏了半天,沒掏出來。
      佟湘玉:你那有零錢沒有?
      白下意識掏錢,正欲交給秀才,忽然停住。
      畫外音:如果這錢不給他,這戲還怎么往下演吶?

      白冷笑著把錢往懷里揣,神情一變,右手不聽使喚,顫抖著遞向秀才,左手趕緊拽住。
      畫外音:不行。錢,絕不能給他,我還就不信了……

      終于沒撐住,把錢遞到秀才手里,累的直喘。
      畫外音:給就給了,無所謂,只要我不說下面的臺詞就行……
      白展堂:秀才乖……
      白大驚失色,下意識捂嘴,被左手無情的掰開,掙扎著說話。

      白展堂:拿著……買……糖……去吧!
      秀才朝白鞠躬:謝謝叔叔!(歡天喜地地出門)

      白徹底崩潰,癱坐在地,大嘴見勢不對追出門去。

      李大嘴:慶喜兒,把錢還給叔叔,瞧把叔叔心疼成啥樣了?你給我站住,再跑我可打屁屁了啊……
      佟湘玉:展堂,你這是咋了?
      白呆坐半響,忽然起身,愣愣地朝樓上走。

      佟湘玉:展堂,你上哪兒去?
      白指指嘴,又指指頭,傻笑了兩下,轉身上樓。
      佟呆立當場,渾身冰涼,郭猶自掙扎咆哮。

      郭芙蓉:放開我,有本事和姑奶奶單挑,拳腳上贏了我,我二話不說立馬走人……

      【3屋頂,夜】
      【白,佟】

      白四仰八叉躺在屋頂,思緒如滾水。

      白展堂:電視劇?呵呵,我說的每句話,做的每件事,你都幫我安排好了,那我跟木偶有啥兩樣?我的人生你做主,那還要我干啥,(對鏡頭)我數到三,你再不回答一切后果自負,一,二,二點五,二點八!

      瓦片響,白一喜,扭頭看,是佟,端著餐盤走過來。

      白展堂:你來干什么?誰派你來的?
      佟湘玉:我派我來的,(W)你先吃飯,又啥事吃完再說!
      白展堂:不著急,下面的臺詞,由我來安排,你跟著我說,你拍一我拍一,說呀!
      佟湘玉:你拍一我拍一!
      白展堂:哈哈……還是不對,這幾句臺詞,看起來是我安排的,(對鏡頭)但其實還是你,你讓我以為自己能做主了,然后自動放棄抵抗,別逗啦,我寧可死,也不會受你支配……這句話不會也是你安排的吧?
      佟大驚失色:展堂,你到底是怎么了?
      白展堂:沒事,你啥都別說,看我怎么跟他斗!
      佟湘玉:跟誰斗?
      白展堂:你就甭管了,好好瞧著,(對鏡頭)就算每件事都是你安排的,但你忘了一點,在這個時空,我會武功,而你們不會,也就是說,我知道死穴在哪兒,而你們不知道,知道這意味著啥嗎?曲終人散!

      白欲點自己的死穴自盡,手指還沒碰到身體,忽然停住,掙扎著舉到腦門。

      白展堂:放手,你給我放手!
      佟湘玉:不是我,我沒碰到你啊!

      白猛拍自己的腦門,接著是倆大耳光,然后猛擰自己的臉。
      佟大驚失色,正想攔截,被白點住。
      白展堂:湘玉……(對鏡頭)我跟你拼啦!
      手指對著鏡頭亂戳,忽然停下,由點穴變成V手勢,欲戳自己的眼睛,左手死死按住。

      白展堂:好好好,我錯啦,我不死了,不死了還不行嗎?
      白恢復正常,躺在屋頂喘粗氣,看佟僵著,苦笑。
      白展堂:呵呵,求生不得求死不能,這種人生,再活下去還有什么意義?

      【4大堂,夜】
      【白,郭,呂,李】

      大嘴和秀才在吃飯,郭在一邊苦苦掙扎。

      郭芙蓉:有本事別讓姑奶奶掙出來,否則我一把火把你這店給燒了,然后把你烤成牛肉干……(肚子鳴叫)放點孜然,再撒點胡椒和蔥花,放在火上慢慢烤啊,烤啊……(咂吧嘴)你們吃啥呢?那么香?
      李大嘴:終于知道餓啦?
      郭芙蓉:切,隨便問問他還當真了。
      李大嘴:慶喜,把這碗飯給姐姐端過去!

      秀才端著飯,放到郭面前。

      呂秀才:姐姐慢用啊!
      郭芙蓉:喂,我捆成這樣怎么吃啊?
      呂秀才:那你想怎么樣啊?
      郭芙蓉:(咬耳朵)你給姐姐松綁,姐姐給你買糖吃!
      呂秀才:算了吧,下午那個叔叔給我兩文錢,我還沒來得及花,就被我娘狠狠打了一頓,以后再也不隨便拿別人的錢啦!
      李大嘴:慶喜真乖,都快趕上你爹啦!
      呂秀才:我爹會背《倫語》和《詩經》,還會被《史記》,還會寫詩……
      郭忽然一閃念,前兩集的黑白畫面浮現在眼前。

      呂秀才,那是我爹,他會背《倫語》和《詩經》,還會被《史記》,還會寫詩……
      郭芙蓉:侯哥,我求求你,不要再玩了好嗎?

      郭驚愕地看著秀才,畫外音:嗯?怎么回事?這一幕……難道是幻覺?一定是,餓了一天,不出幻覺倒出鬼了,還是得先吃點東西,負責體力不夠,逃都沒法逃!

      郭芙蓉:小朋友,你給姐姐喂飯吃,回頭姐姐教你學武功!
      李大嘴:武功就算啦,你老實點比啥都強,慶喜,去喂姐姐吃飯!

      【5接上場】

      秀才拿著碗,喂郭吃東西,沒吃幾口,四目相對,秀才也是一閃念。

      兩人舊日的親密鏡頭,迅速重現,時快時慢,最后定格在郭的深情目光。

      “啪”碗摔個粉碎,秀才驚惶起身,躲到大嘴身后。

      呂秀才:娘……這個姐姐有妖法!
      郭芙蓉:你才有妖法,再胡說八道,信不信我一掌拍死你!
      秀才哭起來,大嘴趕緊哄,把秀才拽回后院。

      李大嘴:不哭,不哭,跟娘回屋去,姐姐壞,咱不理她了,餓死她算啦……
      郭掙扎兩下,白緩步下樓,走到郭身邊。

      郭芙蓉:你想要干什么?別過來,否則我咬了啊!
      白展堂:我可以放了你,但你得先答應我一個條件!
      郭芙蓉:什么條件?
      白展堂:用你畢生功力,把我干掉!
      郭芙蓉:沒問題,本姑娘別的不會,殺人就是小菜一碟!
      白給郭松綁,郭起身活動筋骨。

      白展堂:行了,來吧!
      郭芙蓉:來什么呀?
      白展堂:以你的功力,照準了胸口,一掌就得,來吧,我相信你!
      郭芙蓉:別逗啦,把你拍死我不得償命啊?
      白展堂:你答應過我的!
      郭芙蓉:我反悔了,可以嗎?有意見嗎?
      白展堂:哈哈(對鏡頭)真有你的,連這么不要臉的招數都想得出來!
      郭芙蓉:你跟誰說話呢?
      白擺擺手,沉吟半響,打響指。

      白展堂:有了,跟我逗?(淫笑)小妹妹,既然來了,那就陪哥好好玩玩!
      郭芙蓉:喂,你不要太過份,雖然你救了我……
      白撲過來,郭閃身躲開,開始翻臉。

      郭芙蓉:你要再這樣,就休怪姑奶奶手下不留情了!
      白展堂:手下不留心里留,嘴上更得留,你不是抱怨沒吻戲嗎?今兒哥哥就給你開個法國葷……
      白噘著嘴,郭怒不可遏。

      郭芙蓉:排山倒海……
      白的畫外音:曲終人散!

      “砰……”郭雙手拍在白的胸部,白緩緩睜眼。

      白展堂:郭芙蓉,你不會連這點力氣都沒有吧?問你話呢?,喂……
      此時才發現小六和無雙站在郭身后。

      祝無雙:師兄,你沒事吧?
      白展堂:是你把小郭點住的?
      祝無雙:是啊,幸虧我們及時趕到……
      白展堂,滾一邊去,(對鏡頭)找外援是吧?調度的還挺及時,沒關系,你等著,想不出辦法治你,我就徹底退出演藝圈!

      白憤憤走開,小六和無雙面面相覷。

      【6屋頂,夜】
      【佟,祝,燕】

      佟被點著穴,小六和無雙上,解開穴道,佟哭出來。

      佟湘玉:你們可算來了!
      燕小六:哎你誰呀?哪兒來的?身份證掏出來我看看!
      佟湘玉:(驚)小六……
      祝無雙:好啦,都這時候了,還有閑心開玩笑?
      燕小六:誰跟她開玩笑?不試一下,你怎么知道這是不是真的佟掌柜?
      佟湘玉:是我,百分百的我呀!
      燕小六:我來問你,如果我師傅鼓起勇氣向你求婚……
      佟湘玉:那我就鼓起勇氣,一耳光扇死他!
      燕小六:是她,佟掌柜,你受苦啦!
      佟愣了一下,低下頭,捂著嘴輕輕抽泣,小六叼起煙袋。

      祝無雙:先別哭了,這事還有得救!
      佟湘玉:真的?
      燕小六:今天我跟無雙特意去了趟十八里鋪,找我師父合計了一下。
      佟湘玉:(敷衍)噢……
      燕小六:結果他也是一頭霧水,讓我們逼得沒辦法,出去打聽了一下午,你猜聽到了什么?
      祝無雙:十年前,曾經發生過這種事情喔!
      燕小六:有一戶人家,一夜之間,上上下下幾十口人全部瘋掉,拿著刀胡砍一氣。
      祝無雙:差點放火把家都燒了!
      燕小六:三天之后,又忽然恢復正常了,只是已經忘掉了發生過的事。
      祝無雙:一丁點都記不起來了!
      佟湘玉:喔……那他們是咋恢復的嘛?
      祝/燕:不知道
      佟湘玉:那他們現在在哪兒嘛?
      燕小六:陜西,漢中!
      佟湘玉:不可能,漢中出了這么大的事,我會不知道?
      祝無雙:那戶人家……姓佟!
      燕小六:家里是開鏢局的,還用我再說下去嗎?
      佟緩緩搖頭,神情呆滯。

      【7大堂,夜】
      【白,郭,佟,燕,祝】

      郭被點穴,僵立當場,白笑嘻嘻走出來。

      白展堂:不好意思,我又想到了一個好辦法,既然我死不了,那就你死好了!
      郭大驚,白撩她的頭發。

      白展堂:我先殺了你,然后投案自首,給你償命。別害怕,人總有一死,更何況是虛構的人,忍著點,對準死穴,一下就得!

      白運氣,伸手欲點,忽然停住,輕快音樂起。
      白展堂:葵花……天鵝舞!
      白開始跳四個小天鵝,動作僵硬,像木偶一樣。

      音樂結束,白累得直喘,躬著背搖頭嘆氣。

      白展堂:罷了罷了,不讓死算了,好死不如賴活,再苦日子總得過……

      白偷偷摸出一把匕首,朝自己胸口刺去,又被定住,手腕劇痛,扔掉匕首。
      畫外音:冷靜,一定要冷靜,這個角度如果還是被發現,也就是說,他們是全方位監視……我的每句話和每個動作,都在他們的掌握之中,那心理活動呢?摩西摩西,喔巴塞吆?聽見請按一,聽不見請按二,聽不清楚請按井號鍵返回或重撥……

      佟和小六無雙一起下樓,看到白,有些緊張。

      佟湘玉:展堂,你……
      白展堂:我沒事,剛才腦子有點暈,現在好多了!
      佟湘玉:(將信將疑)那就早點休息吧!
      白畫外音:按照正常情況,這時候我是應該睡了,但是,如果我非不睡呢?那這個指令,是我自己的,還是他們的?是我自己不想睡,還是他們故意安排我不睡?天吶,我現在連這個都分不清啦,天吶……

      想到這里,白腦子又亂了,痛苦地撕扯頭發。

      佟湘玉:展堂?
      白展堂:我沒事,沒事,真羨慕你們,傻人有傻福啊!
      燕小六:說誰呢你?誰傻呀?
      小六被佟拽開,佟苦笑著臉求他快走,小六不肯,被無雙拽出。

      【8街頭,夜】
      【祝,燕】

      燕小六:行啦,就送到這兒吧,我自己回去!
      祝無雙:還是我送你吧,再發生什么事,我一個人應付不過來!
      燕小六:(指頭)這是什么?
      祝無雙:頭啊,怎么了?
      燕小六:這里裝的不是水,我這人,就是看著不機靈,真碰上啥事,一點問題沒有,我就叫小時候沒怎么念過書,但凡多認識倆字,絕不是現在這樣,沒準都已經成詩人啦!
      祝無雙:切……

      無雙自顧自朝前走,小六跟上。

      燕小六:無雙,你要是不當捕快,你打算干嘛?
      祝無雙:跟捕快對立的是啥?
      燕小六:地痞流氓啊!
      祝無雙:那我就當個小地痞好了……
      眼前一亮,接著一陣尖嘯,兩人抱住耳朵,神情痛苦。

      咒語起:紅豆綠豆云豆赤豆黑豆白豆大豆小豆綠豆云豆赤豆……

      【9大堂,夜】
      【佟,祝,白,燕,郭,李,呂,南宮】

      郭繼續僵著,白合衣躺在桌上,佟推他。

      佟湘玉:你先別睡,給小郭解了穴吧,老這么僵著,就怕身體瘦不了!
      白展堂:解了穴,你不怕她發飚啊?
      佟湘玉:有你在這兒,諒她也不敢怎么樣?
      白展堂:那倒也是……

      白剛想解穴,忽然停下,畫外音:這個指令又是誰發的呢?湘玉沒這個意識,也就是說……抗拒命運的時候,終于到啦!

      白展堂:對不起,從現在開始,我拒絕一切指令,誰的話我也不聽,包括我自己!
      白躺回桌上,佟束手無策,門被一腳踹開。
      佟湘玉:小六?你咋回來了?無雙呢?
      小六用詩朗誦的腔調:扁擔長,板凳寬,板凳沒有扁擔長,扁擔沒有板凳寬……

      佟湘玉:小六,你不會也瘋了吧?
      小六被無雙從背后點住,無雙叼著草棍,嚼著口香糖四處張望。

      祝無雙:誰是掌柜的?問你話吶?
      佟湘玉:(慌)展堂……

      無雙一把揪起白,一個耳光,白大驚,無雙又打過來,白趕緊抓住。

      白展堂:不解不解就不解,打死我也不解!
      祝無雙:少跟我費話,趕緊交錢!
      白展堂:交什么錢?
      祝無雙:保護費!打今起,這片兒歸我管,每月五十兩,少一文都不成,(指佟)你,過來!

      佟戰戰兢兢的湊過來,被無雙摸了把臉蛋。
      祝無雙:長得還不賴,跟大爺回去玩兩天,你先把錢預備著,回頭一手交錢一手交人,逾期不交,這姑娘可就歸我了啊,走著……

      無雙拽佟出門,佟苦庫掙扎。

      佟湘玉:展堂救我……
      白剛想動手,又停下,畫外音:陷阱,這一定是陷阱……
      白展堂:我說過,以后不接受任何指令,(倒茶自飲)陪無雙好好玩啊,玩得盡興點兒!

      大嘴沖出來,秀才跟出,見狀大驚,大嘴抄板凳,被無雙點住。

      呂秀才:娘啊……你放開我娘……
      秀才抱著無雙的腿,準備咬,被無雙踹翻在地,一陣猛踩。
      佟癱倒在地:蒼天吶,求求你別再折磨我們啦,只要能恢復正常,我愿意付出任何代價……

      所有動作瞬間停止,像忽然按了暫停鍵,佟驚惶四顧。
      佟湘玉:這……這……

      南宮殘花搖著扇子,笑盈盈地走進來。
      南宮殘花:十年不見,別來無恙啊,大師姐!

      才 1 個評論 火速蓋樓»

      1. 不錯,很喜歡看。

        (0) (0)

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 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  插入圖片
      ▲回頂部
      学生会咪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