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button id="ttau5"><object id="ttau5"><cite id="ttau5"></cite></object></button>
   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1. <th id="ttau5"></th>

      <dd id="ttau5"></dd>
      【歡迎關注佳人官方微信】佳人官方微信出爐啦,點這里掃一掃,即可第一時間免費獲取文章更新~
      只為認真做自己

      80后90后還在相親?第一批95后已經離婚了

      性生活不和諧,離婚;有孩子壓力太大,離婚;愛情消失了,離婚。既然結婚的理由有千萬種,離婚當然也可以不那么沉重。

      303ffe28496d974aca41410ad40777afc745f6b2626c-zmfobM_fw658

      文:艾森
      來源:ONE文藝生活

      上周四,我正忙得焦頭爛額,我那個96年的實習生小姑娘跑來跟我請半天假,理由是要去民政局離個婚。

      “你結過婚?”我驚恐萬分。

      “是啊,我老公是我用微信搖一搖搖出來的。”實習生小姑娘打了個哈欠:“不過結婚一個月,覺得沒什么意思,就約好今天去離了。”

      此情此景,除了準假,任她揚長而去,你還能干什么呢?

      這是我今年第二次見識到離婚的95后。

      年初,我收到大學室友熊老師的邀請,去參加他妹的婚禮。“你妹不是95年的嗎?”我一臉懵逼,抱著獵奇的心態去了婚禮。

      他妹確實活潑可愛,新郎也高大帥氣,看上去很般配。上個月,他妹離婚了。

      “陪我喝個酒”,熊老師說。從他的語氣我聽出來,他還沒喝,就已經醉了。

      1、她想要的,不過是“膚淺”的快樂

      最近出爐了一份《粉紅z世代——中國95后數據報告》,巨長,107頁,還上了熱搜。我仔細研讀了里面婚戀觀的部分。

      報告說,95后對未婚先孕的接受度很高;相比起經濟水平,95后更在意三觀是不是相符;在結婚方式的選擇上,54%的受訪者選擇“旅婚”;大部分人對“裸婚”的接受度也很高……

      看來95后對結婚這件事很放松。不過,我感興趣的是這份報告沒講的事:95后離婚。

      我國《婚姻法》規定,男性最低適婚年齡為22歲。1995年出生的男性今年剛符合標準,所以,今年至少是95后男生的“結婚元年”。

      95后女生的“結婚元年”是兩年前,因為女性最低適婚年齡為20歲。

      然而無論20歲結,還是22歲結,在一線城市都實屬罕見。只有哪天他們離婚了,跳出來嚇你一跳,你才反應過來,what?他們居然結過婚?

      熊老師的妹妹林兒就是如此。

      熊老師和我都屬于比較傳統的90后,都有一個談了很多年的女朋友,將婚嫁視為不可輕舉妄動之大事。原因是,我們都覺得這婚,一結估計得結很久。

      在林兒眼中,我們可以說是老古董了。

      林兒和她老公(現在是前夫了)是同一家醫院的實習醫生。林兒看上他,只因為他是全醫院最帥的。在遇見她老公之前,林兒談過十幾個男朋友,還有數不勝數的炮友。

      “等一下,數不勝數是多少個?”我問熊老師。
      “她說二十來個。”

      我知道,身為哥哥,熊老師的心情有點沉重。于是我安慰他,“約炮也沒什么嘛。”

      “你丫別起哄,我說的不是這個”,室友開始抽煙了,“問題是,我發現她,好像只能約炮,不能結婚。我妹說他們離婚是因為,在床上‘沒感覺了’。你說這算什么事兒。”

      在熊老師眼里,他妹妹從小就是個浪人,生性自由。

      林兒的第一次戀愛在小學,第一次性經驗在初一。熊老師北上讀書、工作,每次問妹妹在干嘛,林兒回復最多的就是”出去浪“和”找男人“。

      所以,當林兒決定跟實習醫生閃婚時,熊老師的內心是欣慰的。而當他們閃離時,熊老師的內心是崩潰的。

      他不理解,妹妹為什么把性生活和不和諧,看成婚姻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。

      林兒最初喜歡上她老公,就是因為他帥。在充滿中年男醫生和中年男病人的醫院里,他就像行走的荷爾蒙。兩個人在一起,不就圖個爽字么。

      結婚五個月,22歲的林兒就后悔了。婚姻并不是她想象的那么膚淺。

      除了肉體上的快樂,還需要兼顧來自兩個家庭的壓力,以前喜歡一個人干的事情,也漸漸不能做了。浪漫被賬單掩埋,肉體被婚姻禁錮,就連滾床單的頻率也在飛速遞減,林兒甚至覺得兩個人都沒有性趣了。

      而她最初想要的,不過是“膚淺”的快樂。

      終于有一天,林兒向新婚老公提出了離婚,理由是她覺得,“結婚好無聊”。出乎意料,她老公竟然如釋重負,答應了。

      熊老師最不能理解的是最終番:離婚后,林兒和她老公——現在我們可以正式稱為前夫了——開始約炮。

      “我妹的理論是:約炮很容易,談戀愛就很難了,婚姻更是無解。”熊老師頭發都快抓禿了,絕望地告訴我,“她說一結婚,連身體都不是自己的了。”

      我仔細思索了一陣,覺得,他妹說得沒錯啊。

      北京大學社會調查研究中心發布的《2015年中國人婚戀狀況調查報告》數據顯示,95后的初戀平均年齡為12歲;第一次性行為的年齡平均為17歲,相比于80后的22歲,提早了5年。對性的態度,95后整體上也更加開放。

      我們80后、90后在青春期偷看和暗自羨慕的美國青春性喜劇故事,對95后來說,都是日常了。這在一定程度上說明了95后的進步。

      可能對他們來說,相比起婚姻,單純的戀愛或滾床單,要輕松得多。

      2、為了孩子而離婚

      差點忘了,我表妹也是個離了婚的95后。

      表妹是在閩南長大的香港人。她19歲結的婚——兇殘的香港法律規定,18歲就能合法結婚。

      表妹的老公小她幾個月,高中同學。可能出于“在大陸的港澳臺會互相吸引”這條神秘的原則,他們高三就談起了戀愛。

      兩個學渣一談戀愛,就雙雙考到江蘇某二本院校去了——他們堅持填同一個志愿,堅持大學四年都膩在一起。

      大三那年,我表妹懷孕了,在男朋友的呵護下,每天頂著大肚子去上課,期末考結束正好到香港待產。

      那年九月,一個健康的男嬰誕生,我成了舅舅。第二年春天他們補辦婚禮,表妹的男朋友成了我妹夫。

      《中國95后數據報告》中關于未婚先孕的調查,超過四分之三的的95后選擇”先上車,后補票”。

      如果未婚先孕,就把孩子生下來,結婚。顯然,他們做了大部分95后會做的選擇。

      我的妹夫,高大帥氣,禮貌得體,缺點是過于聽從我表妹的話,這為他們年幼的婚姻蒙上了甜蜜的陰影。

      因為香港的房價太貴,大學畢業后,他們在深圳租了套房。我妹夫只身到香港找工作,因為學歷不好,并找不到什么好工作,只能在香港親戚家幫幫忙。每天深圳香港來回轉,通勤時間三小時以上,回到家,妻兒都睡著了。

      迫于生計,我表妹在帶娃之余做起了微商。也差不多在那個時候,我屏蔽了她不勝其煩的朋友圈。她的世界,逐漸只剩下代購食品的九宮格和她兒子的九宮格。

      有了孩子,事情變得身不由己。妹夫常常應酬到很晚,每個月那點工資必須充公,我妹死死抓住這個家庭所有的收入來源,為了給孩子買更好的尿布,更好的奶粉。

      這種枯燥的生活維持了兩年后,我那個稚嫩的妹夫終于發現自己是生活在幻覺里。

      “哥,我發現我不愛她了。我們之間只剩下孩子。”

      某天下午,我收到妹夫的微信,內心無比尷尬。

      “你想怎么辦呢?”我問他。

      “我想離婚。”

      “那你就跟她說離婚吧。”我為我妹感到一點哀傷,又為我的剛正不阿不偏不袒感到一點自豪。

      畢竟,他還是個孩子,一個已為人父但心智尚未成熟的孩子。他較晚地迎來第一份戀愛,卻過早進入婚姻和家庭,如今,父愛成了他維持家庭的唯一理由。而愛情已經消逝了。

      最終,他們和平離婚。至于兒子,他們打算一起撫養長大。

      家里的長輩痛心疾首,說他們幼稚魯莽,匆匆組建家庭又親手拆散。但我覺得,有了孩子還能做到好聚好散,很了不起。

      多數奉子成婚的婚禮里,夫妻會因為孩子勉強在一起,或者等孩子“長大了”再離婚,三方都在承受痛苦。

      我有點佩服我的表妹和前妹夫,他們能夠因為愛情在一起,也敢因為愛情的消散,不愿一錯再錯而選擇分開。在有孩子的情況下,這么做尤其需要勇氣。

      3、離婚后,我可以好好談戀愛了

      96年的曉琴是相親認識鄧宇的。

      她被父母逼著見了16個男人,土豪大叔小鮮肉,她都看不上。直到第17個,鄧宇。

      見面吃完飯,她和鄧宇一起擠六號線各自回家。

      車廂里剛好有一位坐在輪椅上的侏儒癥女士,大家紛紛避開。鄧宇是唯一的例外。為了把那位女士送到站,鄧宇錯過了自己那一站。

      因為這件小事,曉琴喜歡上了這個男生。

      兩個人半年后結婚。曉琴認為只要人善良,其他都不重要。何況她的“都不重要”,其實什么都有了:鄧宇在投行工作,開路虎,在東三環有套房子。

      結婚后,曉琴才感到不對勁。鄧宇是心地善良,但他的善良是對世間所有人的大愛。對她,他好像并沒有什么特殊的情感,仿佛她只是一個每天一同吃飯,一同睡覺,將來還會一起生孩子的朋友。

      他們之間的感情,是冷淡的。

      而曉琴對鄧宇的感情,似乎也是冷淡的。她喜歡他對每個人彬彬有禮的得體表現,其他的感覺,就說不上來了。

      婚后三個月,曉琴和鄧宇在一個下雨的夜晚聊了一整夜,那是他們認識以來彼此最了解的一天。顯然,她追求的是高低起伏的愛情,他則希望平淡。兩人決定離婚。

      曉琴媽以死相逼,威脅她不可以放棄這么好的對象。曉琴說:

      “他條件是好,但我們的婚姻是一場誤會。我們三觀不符,就像兩個平行世界的人。”

      曉琴的媽媽可能永遠也不明白,為什么”三觀不符“也能作為離婚的理由,但這的確是95后的主流觀點。

      曉琴她們,已經不是母親那代可以湊合著過日子的女性了。

      《中國95后數據報告》中關于伴侶條件的調查,大部分95后最看重”三觀一致”。
      分手后,曉琴和鄧宇成了好朋友,他們每周都會見面,也會聊各自的戀情,比那三個月婚姻里還要親密。

      “你們以后有可能談戀愛嗎?或者復合?”我問曉琴。

      “也不是沒可能,”曉琴笑著說,“離婚后我才發現自己沒什么戀愛經驗,現在倒是可以好好談戀愛了。”

      4、反正年輕,搞砸了也沒什么了不起

      當我們還在談論那些可笑的“相親價目表”時,第一批結婚的95后,已經離婚了。

      說實話,我很佩服他們。

      在“大人”看來,別說95后,90后的我們都太“幼稚”:

      對婚姻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,不“潔身自好”,要么不結婚,要么結婚又輕易離婚,幼稚透頂。

      接觸了幾對離婚的95后之后,我覺得恰恰相反,他們可能是想得更通了。

      你說他們不懂男女之情,身經百戰的95后老司機反過來告訴你:相比起肉體的歡愉,跟一個人長久地談戀愛要困難得多,更別提婚姻了。

      性觀念上更加開放,意味著他們更需要對自己的身體負責。在“成長”這件事上,95后,起碼在身體上比我們走得更早。

      那么心靈上呢?

      哲學家蘇珊·奈曼在《為什么長大》這本小冊子里,專門談論了成長。她指出,從青少年轉變為成人,可能是一生中最艱難的時期。

      因為這是你第一次需要自己做出選擇,你頂著巨大的壓力:這個專業、這份工作、這段感情,都會影響今后的命運。而你也許要再過十年才會明白,沒有什么錯誤是不可以補救的。

      沒有什么錯誤是不可以補救的,在這點上,95后想得比前輩們都要透徹。

      前一陣有篇熱文講第一批離婚的90后,全文彌漫著90后對婚姻的失望:

      “事實似乎是,我們這一代人的婚姻格外脆弱。”

      “一、不要早結婚。二、不要奉子成婚。三、不要自己喂奶,毀身材。”

      “不得不說,在大多數的90后婚姻中我們還不能找到兩個完全獨立的‘自我’。”

      第一批離婚的90后,的確對婚姻充滿焦慮:他們平均年齡27歲,在社會打滾了幾年,開始感受到生活的不易,要獨立的自我,還是婚姻的穩定?他們很掙扎。

      而我接觸的第一批離婚的95后,面臨的問題一模一樣,態度卻跟90后完全不同。離婚、結婚,對他們來說,更像是一種嘗試:反正還年輕,搞砸了也沒什么了不起的。

      性生活不和諧,離婚;有孩子壓力太大,離婚;愛情消失了,離婚。既然結婚的理由有千萬種,離婚當然也可以不那么沉重。

      這幫離婚的95后,就像在RPG游戲里開了掛的玩家,明明還沒到可以解鎖新地圖的等級,卻把今后的關卡都打通關了——雖然是草草通關,成績并不怎么滴——但他們因此比其他玩家更有經驗,更清楚未來將要面臨怎樣的關卡。

      你說,這些舉重若輕的年輕人,是真的幼稚嗎?(來源

       

      3 個評論 火速蓋樓»

      1. 他們這一代追求的肯定是不一樣的。

        這個沒法說對錯,時代不同,觀念也不同,難免我們80后是理解不了這一代

        (1) (0)

      發表評論

      電子郵件地址不會被公開。 必填項已用*標注

      您可以使用這些HTML標簽和屬性: <a href="" title=""> <abbr title=""> <acronym title=""> <b> <blockquote cite=""> <cite> <code> <del datetime=""> <em> <i> <q cite=""> <s> <strike> <strong>

      插入圖片
      ▲回頂部
      学生会咪咪